这是一位朋友的来信,信中提出了一些对读经和伏羲班教育的思考和建议,很有意义。征得同意,发表在博客里,希望引起更多朋友的思考,得到更多的意见和建议。粗体字是我调的,其后的问题是我提出的。                                  吴鸿清 2012-12-30
 
       这是我给您写的第三封信,这封信在我回老家之前就动笔了,但思绪万千,实在不知该不该写!回来之后,我下定决心,还是觉得应该写。这次我回家去,更深刻地感觉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教”!回家之前的一段时间,我一直思考,我们恢复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本质是什么?到底重点是人还是经典?(二者是什么关系?)若重点是人,我们应当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是满肚子装有经典却不力行的记问人才还是真正的圣贤?若重点是背诵经典,王财贵教授提倡的读经已经十几年过去了,似乎没有什么效果,(您怎么看?会持久吗?)因为:人能弘道而非道能弘人。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在办读经班,越来越多的人也在提倡读经,如果不能搞清楚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本质,这样的班办得越多,未必就是好事。那么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本质是什么?为什么从周朝以后像尧舜周文王那样的帝王越来越少?只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尧舜周文王,他们治理天下完全是无为而治,靠得是他们本身自性流露出来的智慧德能,他们教化百姓,靠的是他们对道的躬行,靠的是他们的道德完完全全感化百姓!秦朝以后的历代帝王,多数是有为而治,越是有为,统治时间越短。因为无为是人的本性在起作用,而有为是人的意识在起作用,靠本性就是天下有道,靠有为就是天下无道。
       我一直认为中国从秦朝,也就是秦始皇的“焚书坑儒”让读书人开始远离了孔子,从汉朝的董仲舒把孔子的儒学就演译得面目全非,往后就离孔子越来越远。因为孔子一生,在我看来,他的言行完全是传承前人的自性智慧,他所有的起心动念,一切造作是为天下苍生着想,没有他个人的私心杂念!在他眼中,人人皆为我师,师为人人。所以他的言语造作全是自性的流露,是道法自然。所以《论语》不是学的,是要传承,是要落实在生活当中,更不是让我们后人来研究的。因为孔子提倡的不管是做人还是从政的理念,重在“敏于行”,他一直强调君子是“讷于言,敏于行”,学习的乐趣更在于“敏于行”。我一直认为宋明理学完全是背离孔子,是真正愚民的后儒学。
     在我回家的几天前,我在一位博友转载的有关虚云和尚的博文中,读到虚云老和尚在他晚年深刻反醒佛法衰微的根源:他说秀才是孔子的罪人,和尚是佛的罪人!这正是我很久以来所思考的问题,他老人家几十年前就总结出来了。如果不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就不能真正地恢复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本质,(您怎么看)这就是我给您写这封信的源由。
      我一直在想,我结婚之后,为什么多年以来,我能与我的妯娌能和平相处,绝不是我读的书多,而是我从小的人性教育,是妈妈用言传身教力行给我看的。在我的童年,我是听着妈妈给我讲二十四孝的故事长大的。但妈妈的力行,对我才是真正的教育。
      最近,看到习书记不打领带,随从人员也不打领带,我明白“教”,就是上行下效,完全靠的是力行不是嘴巴功夫更不是什么严刑酷法。习书记上台的许多举措,他是用自身的行为在教化所有的官员,所谓:人存政举,人亡政息!
      回老家多日,妈妈给我讲我一堂姑学佛,见人就劝善,就讲要上敬公婆下要友爱兄弟姐妹,别人骂自己要当还债想。可每次话说完,回家就与儿媳干仗,一蹦老高,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我们这个社会目前如此混乱,道德如此下滑,几乎没有了底线。那就是所谓讲道德仁义的“砖家学者”,他们说一套做一套,当局者至上而下更是如此!
    此事让我更深刻地明白:为什么虚云老和尚说——秀才是孔子的罪人,和尚是佛的罪人!
       宣化上人在美国弘法时说:没有孔子,中国人的生命将没有多少意义,也就是中国人只有把孔子的《论语》落实在生活中,中国人的生命才有意义。我们要真正回归孔子教育的本质。(怎么回归?回归的根本和途径在哪里?是不是都办《道德讲堂》、全民读《论语》或都办伏羲班就能直接回归呢?)净空老法师说,圣贤的教育是要落实在生活当中才受益!袁了凡、曾国藩只所以成为贤人,是他们把儒释道落实在他们的生活中,是因为他们不但力行而且还成功地改造了他们的命运!他们没有重走以前读书人所犯的毛病,把儒学搞成记问之学!中国传统文化教育本质在于用圣贤的经典让凡人改命,从而真正的立命,造命最后达到修身齐家治天下的君子。
       您恢复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绝不是想培养出一批夸夸其谈,高高在上,贡高我慢的记问人才!五四时期一大帮的所谓国学大师,事实上只不过是些掌握了经典文字功夫的记问人才!
      传统文化的教育,是“以人为本”的人性教育,这种教育,绝不是培养背经典的记问人才!我想虚云老和尚为什么说:秀才是孔子的罪人。孔子说:克己才能复礼!那么所有的读书人做到这点了吗?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从孔子以后,读书人离孔子越来越远,那就是多数的读书人,不是“克已复礼”。孔子的学问,中国传统文化实质,重在力行,重在从自身做起。如果只拿孔子的教导,去正别人而不正已,就变成了伪君子。
      所以您肩负的是培养圣贤,而不是像五四以来的记问人才。所以我个人认为,伏羲班不是复制的越多越好,即使再好的经典,靠的还是人来教,让谁来教,如何教,怎样教,这才是最重要的。伏羲班如果没有像您这样的老师去教(说明:我并未上课),伏羲班复制的再多又有什么意义呢?老师比经典更重要,老师要有培养圣贤的责任心,老师本身就要把自己超凡入圣,并在生活的点滴中处处力行经典的内容,这就是本质的教育,(您怎么看?)所以伏羲学校的老师,不需要会研究经典的文学博士,也不需要把经典会倒背如流,搞文字功夫的记问人才,需要的是要有圣贤的胸怀,是要落实圣贤教悔的智者,这样的人,哪怕不识字,都可以上来教学生,因为道非关文字。
     我个人认为,以端村为主,从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一条龙,您就定点在这儿,真正以培养圣贤为目标,人数不在多,老师一定要有使命感,家长更要有使命感。我们的孩子从这儿出去后,不管干什么,个个是圣贤,圣贤的农民,圣贤的商人,圣贤的老师,圣贤的艺术家,圣贤的官员,圣贤的家庭主妇,这就成功了,他们有圣贤的品德,健全的人格,他们在各行各业,要做世间人的表率和榜样,这就是伏羲学校的教育!(我认为目标很好!但怎么做到呢?仅靠端村学校能做到吗?)
       中国古代的教育,读书重在明理。知识分子的天职就是教化百姓,弘道是他们的重任。当官主要目的更是为了弘道。孔子一生想为官,为官的目的就是至上而下,克己复礼,教化大众,绝不是为了名利。孔子对上;他一直劝导作为君,首先要克己,然后才能教化百姓,但当时的统治者没有几个愿采纳他的建议!
      所以伏羲学校的学生,主要是男生,我们要把他们培养成真正的圣贤,就得按圣贤的要求来教育他们,不是只会背经典就行了。在小学阶段,学生的主要任务是背,老师就是引导学生背,老师不能给学生讲解。在小学阶段,学生应当要求家长陪读,老师家长,必须在小学阶段落实《弟子规》,老师和家长要用行为给学生落实《弟子规》。
       一本《弟子规》真正落实了,其份量等于《四库全书》。中国几千年的长治久安得益于家庭的教育,现在的孩子都是独生子女,而伏羲学校,就可以把学生和家长在这儿变成一个大家庭。如何让学生在小学阶段,让学生“孝弟友爱”?比如二年级的学生,发音比较好的,就可以安排来领读一年级的学友。三年级的学生,就可以帮一年级学生学数学。在吃饭的时候,高年级的学生为一年级的学生打饭打菜,而低年级的学生就可以帮高年级的学生洗碗,我只仅举一例。
      校园里所有的卫生,包括种菜,绿化等等完全可以安排学生亲自来动手去做。中国传统文化的本质教育,就是在实践中让每个人真正悟道。
      伏羲学校的一个本质教育就是知行合一。
      所以净空老法师说,《弟子规》是教小朋友做的,不是背的。台湾王财贵提倡读经已有十多年了,为什么没有成果?搞成记问之学了。记问之学是“空谈误国”,所以中国传统文化的本质教育就是:知行合一,只知不行,就变成学问和学术!
       现在到处都在读经,且重点是放在背了多少。让小孩子背,是为了防止外界的污染,而重要的是从小把圣贤的行为落实在生活当中,才能真正培养出圣贤。(很多人怕污染,尽量与世隔绝,但这样脆弱,不堪一击的教育有意义吗?)
      尊敬的吴教授,这封信我写了快一个月,只所以写起来久久没发,是因为我实在没有任何资格对您的伏羲学校说东道西,但我知道,您办伏羲学校,肩负的是一个民族的未来,不是为个人捞名利;而我写这封信,也并非为我自己,我只是把我长久以来对中国传统文化本质的思考结合您办学的目前情况写出来,若观点有失公允,有偏颇,若不对,敬请批正!若信中对您有冒昧之处,敬请批评!
 
       我觉得说的多很有道理,现在这样长时间专注地思考问题的人已经很少了。伏羲班只是开了个头儿,伏羲班的意义也主要在于开了个头儿。我一再说:“伏羲班的教学实验只是把老祖宗的宝贝捡起来一点儿,用了一点儿,用的还不够好”这是事实,绝不是客气话!到2020年,当全国各地实验班在一起进行交流的时候,回首“伏羲班”,不了解今天情况的人一定会觉得不可思议:这么简单,甚至简陋的事情怎么能够引起这么大的反响?
       文革中期我刚上中学,那时经常有庆祝游行。记得有一次游行结束时天已经蒙蒙亮了,白天还要写标语,因宣传材料。但大家很都饿了。那时兜里没有一分钱,没有买早餐的事。两个同学和我回家,看到几个剩的贴饼子(玉米面蒸的,很大,今天已经很难见到了),抓起来就分了,一边吃,一边往学校走。那贴饼子好吃极了。后来回到家里,妈妈问我:“那贴饼子你们都吃了?”我说:“都吃了。”“好吃吗?”“好吃啊,酸酸甜甜的。”“那是馊的啊!你们怎么能吃下去呢?”妈妈不解地问。的确,如果是平时,肯定吃不下去。那天晚上的确太饿了。
      伏羲班的成功,除了祖宗的留下的宝贝护佑,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太饿了”!
      所以,希望大家多提意见,建议,各地办班的,多动脑筋,多挖掘祖宗留下的宝贝,多用,用好!一代一代在中华文化滋养下长大的优秀人才成长起来的时候,实现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会从理想变成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