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叶律清爸爸的信

 

叶律清爸爸你好:

 

    我是桃源书院的围棋老师,给孩子家长写信求给让孩子学围棋,我还是第一次,首先请你先原谅我的冒昧。

 

     我来桃源书院不久,现在是这些有教养识礼数的学生围棋老师了,与这些学生相处甚恰,开始时,叶律清并不是最受我关注的,这里有几位学生特别会帮忙干活的,我的眼光自然多落在他们身上。当我问及一些问题时,叶律清的举止得体文雅,答话有理有节,也不多说什么。

 

      前两周,有件小事,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事,一个较小的孩子在吃饭的时候,有的不舒服,好像流泪了,然后有位老师一问两位学生,另一学生罚站了,仅此而已。叶律清正好坐在他们的旁边,事后,我问叶律清刚才发生了什么,他的回答太让我吃惊了,对他连连赞叹,听到我对叶律清的赞叹,林子涛也口述了一次,我说,“如果叶律清打10分的话,林子涛只能打7分,老师的讲话与处罚只能打6分。”林子涛说:“叶律清学弟本来就聪明,学什么都快。”

 

     叶律清讲清了整个过程,还对他们的心理作了分析。我若从一个人的才能上去分析,叶律清至少具备那几方面的能力,对人仔细观察的能力,更深层的讲,就是进入人内心世界的能力。这是很好也是很重要的能力,老子说:“知人者智。”孔子也说过,“智者知人。”还多次讲过“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叶律清还有出色的组织语言的能力和表达的能力。我为什么给那老师打分这么低呢,一是,老师带了点情绪,这可以理解,那个父母老师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少些节外生枝呢;二是,我认为老师的这次处罚有点过重了,我一边感叹这里的学生规矩,如此好的学生这点小事用得着这样处罚吗,其实这规矩也是老师教出来的,我自己也有点坐着讲话不酸腰,这也说明了这里老师的要求;三是,老师去问当事人了,当事人主观性就比较强,老师听到的也不全真。从这以后,我对叶律清也刮目相看了。

 

      有次看视频,叶律清说,除了那个主人公在动,别的人全是固体。过了几小时我对他说,人是固体还是液体,他说,人的意念是怎样的,人就是怎样的。随便的一句玩笑话,能讲的这样高深真是厉害。他的许多话深刻又有趣,让人回味无穷,我对他越发喜欢。

 

    有次上围棋课,一本习题册找不到了,有学生说在叶律清那里,一开始我还不信,后来我下楼去问他,他非常歉意的说,忘了放回去了,我对他说平时可以看,就是上围棋课前必须放回去。在一次周末下午自由活动时,他与人下棋,居然还赢了多人,颇感吃惊。我还是从一个人的才能上去分析的话,叶律清还有超强的自学能力。

 

    闲暇时,他有时问我一些围棋的问题,有时会请我与他下棋,我虽然是围棋老师,但对孩子学棋的态度,则是可学可不学。当我看到叶律清是喜欢围棋时,所以才奉劝你让他学点围棋。

 

    叶律清说你学佛的。而我生性愚钝,说好听点是没有慧根,本来自愧与你攀谈,只是对叶律清的喜爱才敢斗胆。在我的家乡,在晋朝高僧支遁在此修行谈经论道,并留有保存至今的南北朝佛像的胜迹,邻县也有天台国清寺奉化雪窦山,稍远一点有普陀山杭州灵隐寺永康方岩。佛经宗派众多,我只读过《六祖坛经》,也不甚懂,现在想读一下三藏法师翻译的《阿含经》,不知这样是不是正本清源的去了解。

 

     对于围棋,我讲讲自己的理解。我以前看过一段文字,有人学佛,别人问他为什么要学佛,他说,儒道尽美,不及佛法尽善。记忆不清,大致如此。现在有许多弘扬传统文化为己任者把西方文明说得一无是处,我则不尽然。其中有一点是西方思想讲进取,这点导致天下大乱,国家大事尚不是我凡夫俗子所能理解我不谈。

     许多寺院都贴着“最大的进取是精进”,我们让孩子成为完美的人并有完美的人生难道不是一种进取吗,只不过是取诸其身,问题在于朝哪方面进取。这技艺能够从尧帝(《世本》里有“尧造围棋,丹朱善之”)发明流传至今,并且现在在全世界宏传不仅仅只有“争胜”之用吧,围棋十诀的第一诀就是“不得贪胜”,古今中外(当然也只有中日韩)的顶尖高手往往把它当做完善自己的工具,而不是从打败别人中得到快感。

 

      历史上是什么样的人下围棋呢,孔子至少对围棋做过了解才说“为之,犹贤乎矣。”《汉书》作者班固说“上有天地之象,次有帝王之治,中有五霸之权,下有战国之事,览其得失,古今略备。”《世说新语》里有“王中郎以围棋为坐隐,支公以围棋为手谈”,支公就是支遁。文坛领袖沈约《棋品序》称围棋,“体希微之趣,含奇正之情;静则合道,动必合变。若夫入神造极之灵,经武纬文之德,故可与和乐等妙,上艺齐工。” 古代围棋的巅峰之一施定庵说“弈之理足以针昏砭惰”“下围棋是‘医治’昏庸懒散毛病的一贴‘良药’”。 潘慎修《棋说》“棋之道在于恬默,而取舍为急。仁则能全,义则能守,礼则能变,智则能兼,信则能克。君子知斯五也,庶几可以言棋矣。”不过话说回来,围棋到了赌徒手中那只有赌博,到了毫无修养毫无节制的人手里,那只有放肆侮慢。对于你儿子的品行,我认为你尽可放心,对于叶律清学棋只会利而不害。

 

     我认为最好你能同意让他学围棋,这样我可以最大尽我的能力教他;其次,在课余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可以自学围棋,有了这种默认,我还是可以帮助他的;假如,你还是认为围棋是碰不得的,那么我会把棋子棋书保管起来,对他的关爱不会因此而改变,只是感到有点遗憾。我认为的围棋是:一门竞技体育,一门趣味数学,一种对话方式,一种传统艺术,一种养性方法,一种文化传承,最好的挫折教育,一学而多得。

 

      最后简要的介绍一下自己,如果有幸相见时,免得留给你粗鲁的形象而把我局外。我为人简单不多心眼,所以侍候不了当官人;我也不拜孔子像,是因为行为猥琐不配做圣人的弟子,即便如此,还是常读四书五经,(要知道成年人读书是要被取笑的,所以我才找了这么幽静的地方)许多思想来自孔子特别是教育方面的,若有一天自感的确象个正人君子我一定会拜孔子像;我非常讨厌言行不一的人,声声都讲仁义道德天地良心,却事事不离私利,孔子说“一以贯之”,我认为一以贯之的不仅仅是“忠恕”还有言论若一,还有王阳明提出的“知行合一”,还有一样非常不成熟的恶习,就是爱讲真话;教孩子下棋时我比较有耐心,但在其它事情上就显急躁,不如叶律清沉稳从容;还有一个爱好是怡情山水,不是为了拍照,而是有一颗象陶渊明“性本爱丘山”的心。

 

                                               桃源书院围棋老师

                                                      2015-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