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静怡

     学生学习不到1月,就给她写评语,是不是太早点了,应该是的,这也反映了我非常迫切的愿望,一是为了让李静怡的棋力得到很快的提高,二是自负的认为自己也有一些经验。当然老师的经验不是让学生进入“流水线”,而是,有以前许多的学生作为参考,可以更好的去了解眼前的学生。

     我与李静怡的第一盘棋,先在我的左上角发生战斗,一颗二路的棋子被我吃掉后,就感到这局将会很轻松。一般来说,我与学生下的第一盘都会出手狠点,当李静怡的盘面上只剩下一片活棋子时,我感到应该松手了,提醒她有几个子可以跑走,李静怡下对了渡过的手筋,这几步棋使得我对她的棋艺将有很好的发展,产生了很大的信心。同时我觉得他们的老师对于每个知识点还是讲得透彻的。

      李静怡的第二盘棋,我对她讲过的第一盘几个明显的错误,只有一个没改,其余的都改了,这个变化让我吃惊,因为能够讲过3,4次改错都已经不错了,孔子说最好的学生颜回有一点就是“不二过”。李静怡的第三第四盘棋我认为是迄今为止下的最好的,我想就是倪静杨文迪在相同的时期进步都没有这么快,当然不是说李静怡就是不如倪静杨文迪陈轩逸,而是,我给他们训练的强度是很大的,莫非她徒有其形,而不知其真正的内容。李静怡的爸爸说她一星期就上一次,而且只上过2期,我更加相信了自己的想法。与她下的下一盘我改成让她17子,与她到处作战,她的缺陷果然暴露。

      我认为我与其它围棋老师不同的是,讲完吃子死活官子三个阶段,每一个阶段讲完后会让他们在课堂上练习一段时间,期间我不讲新的内容,下棋时尽量让他们自己乱下,而其它老师是不断讲围棋知识,下棋也是要求按认为自己合理的下。我认为的乱下,是以学生的知识与理解下出他们自己最好的棋,而不是按我们的要求去摆棋子。与他们讲解,也是仅仅讲他们能理解的,孔子说过,“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经下过棋后指导他们,才会让他们真正的明白。

      举个例子,教师让学生在前面小跑,判断他的速度,然后决定自己该怎样调节来适应学生的力量。如果缺了师生的这种配合什么都做不好,老师的高明之处就是俯就学童的步伐,指导他们的前进。按循序渐进的教学法,对学生刚学到的知识,要他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检查他是否融会贯通,成为自己的东西。

对学过的东西生吞活剥,从未消化,只知其名不知棋理,在我的学生中是没有的。常有同行说我的学生都很聪明,原因就是这样的简单,“老师教的少,学生练的多”。

      有一盘棋,李静怡改变了围空的下法,而是对我的棋子发起猛烈的攻击,只是手段非常不得法,这样往往把自己下崩。李静怡下棋比较认真,像我以前教的学生们,她喜欢防守围空,与杨文迪陈轩逸是同一个类型的,这是此前的判断,这时我要改变了。以前听说喜欢进攻的学生进步快,其实这话也是不正确的,进步快是有多方面原因的。李静怡这样跟我下,她会输的更惨,但对棋会更加熟练,对棋型的理解会更深刻,进步更快,颇象以前的倪静。感叹的是,这么短的时间会模仿老师的风格,不能不说李静怡的出色之处。

     目前,李静怡缺乏做题的思维与习惯,有几题做的时间较长,有几次,棋子放在显而易见错误的地方等我的下一手,我批评了她一次。不过智力较好的学生总是能够把才智显现出来的,最近几次表现好多了。有一次下错后,她直接下到了我下白棋的地
     我认为李静怡的启蒙老师是非常负责的,“那位光练死活的学生进步很大的。”连这样的话都讲。这需要两方面的,只有对儿童围棋教育做过思考研究的老师才会讲,只有责任心强的老师才敢讲,孩子只要练练死活就有很大提高,那干嘛还要围棋老师呀,自己买本死活题不就行了吗。以前我对许多家长讲过,可惜大都不信,就是对我感恩戴德的周宇轩父母与贾浩博父母也不信,只相信一点只要跟我学,我带他们去比赛就有好成绩,不过这样也可自豪一下,当然感觉是无奈的。现在也有这样的老师,总算有知音了。我的断言,未来的围棋老师可以把技术的教育交给计算机,而自己则是给学生定计划,作心理指导,组织活动,做这些事就可以了。今年(2014年),中国国际象棋男团之所以拿冠军是已经这样训练了。

       李静怡的妈妈,给我讲了在那围棋兴趣班的情况,有2点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一是,围棋课上一个半小时的,在浙江都是2小时以上的,而我一般是3小时,学生自行选择下棋做题背定式打谱,连休息也是他们自己安排,孩子需要帮助时,我再给他们讲讲,我的教法与其它围棋兴趣班很不一样,时间上则差不多。二是,把学生下的棋拍下来,摆到教学棋盘讲解,老师用心可见一斑。如果在专业的围棋道场,这是不可能见到的,因为老师一看棋型就记住了无需如此。以后,在我们浙江的兴趣班我也不敢用,这样要被同行取笑为连复盘都不会。不过,我还是认为这方法还是好的,因为我与李静怡的棋,我也复不出来,因为她下的太不连贯,就是与同等水平和自己高的人下棋在吵杂与有顾忌的环境下,也不一定全能复出来。我们与孩子下棋与上课的目的是让孩子全方位的进步,心思也在他们身上,他们是动态的,要经常观察他们,所以,把学生下的棋拍下来,也不失为一种方法,再者,孩子的棋局也是他们的作品,尽管是粗糙不堪的,保存学生的作品,让孩子有个回忆也是不错的。

 

 

 

 

陈开慧

     由于我对于“围棋教育”的理解使然,能让许多的学生喜欢上围棋,这个观点因为许多老师对我的影响,我认为的围棋教育就是游戏教育。什么?是游戏?这足以让严肃的老师家长震惊吧,游戏就是网络上的电子游戏,让学生沉溺其中的那个。我认为我还算个有点志趣的人,我所理解的“游戏”,让人觉得好玩能使人沉醉能得到愉悦并能从中得到启发灵感等收获的事都是游戏。对于我来说,中学时期做数学就是游戏,三年初中没有解不开的数学题,看到许多有点难度的题目总是很兴奋,我能一口说出有4,5个甚至更多步骤的题目的答案,初中数学老师说我是天才,其实不是,这是我受到过一位即智慧又关爱学生的老师影响,他是我小学五年级的数学老师,现在我把这种方式传递到自己的学生。

      围棋是玩起来有趣,讲起来枯燥,哪位围棋老师讲得很生动不外乎两种情况,一是这位围棋老师教的很烂,二是这些学生都是聪明人中挑来的且有基础听得懂老师的话,以我的经验第一种情况居多,第二种情况极少。因我有此认识,和自己不是刻板的人,总是以不同的方式刺激孩子下棋做题。在这用的一招让他们来挑战老师,第一次是只要吃掉我3个棋子就算挑战成功,只要我把所有的棋子连接起来做活他们是连1个都吃不到的,我的目的旨在让他们尽快的熟练数气,学习我的吃子技巧,我既不能让他们轻易过关,也不能不让他们过关。陈开慧与卢泽豪是这种挑战的幸运者。

      我看到他们一般都能正确数气后,教他们死活,以活子的数量来计算胜负。陈开慧尝到了吃子的快乐,得意了一阵子,最后一名转到认识死形活形的重要,也就是说最后一个会下的。

      当陈开慧明白了围棋输赢是怎么回事,就要向李静怡挑战,我认为如果实力相差悬殊的话对双方帮助不大。有了成功挑战的经历,陈开慧似乎对挑战而成深信不疑。有一节课,他一直在等李静怡与林子涛下完,一点插曲是居然把他们的棋局破坏了,若是比赛那可不是道歉就能解决的。陈开慧的要求和目的是那样的简单,只要能与李静怡下一盘,这次我同意了,心想你这个陈开慧应该不堪一击的,我先去忙看别的学生了。

       从我的角度看,双方都是错进错出,我若支持那一方的,会让我看到提心吊胆。开始时,我看到李静怡占些上风,到后来,棋局犬牙交错,还是陈开慧更为有利。晚饭铃响了,同学们陆续的去吃饭,李静怡的爸爸走了进来,我对其他的对局也忙完了,我也可以专心的看他们下棋。我看招架不住的竟是李静怡而不是陈开慧,上周还不会,这周才刚刚会下的陈开慧表现这么神勇!还是他第一次下19路大棋盘,以前,他下的是9路盘和13路棋盘。李静怡也是很认真的,这一刻,陈开慧的专注力远胜李静怡。李静怡对陈开慧的走法感到意外,惊讶显在脸上,而陈开慧则本来没有什么招法,只会猛冲猛打,只顾着战而胜之。

     我对李静怡看一步想一步走一步的下棋方式感到不满意,现阶段是要急需改变的,这是她进步的障碍。要学生改变可不是说说讲讲那么简单,需要训练的环境,和训练的方式,现在好了,陈开慧的专注劲足以她效仿,李静怡爸爸对陈开慧的也很赞赏。高度的专注能产生极度的智慧,许多科学发现的故事也是如此。西方许多国家认为没有经过国际象棋学习,人的智力发育不够完善,李静怡虽然也是认真的,但程度还是不够的。李静怡会成为业余的好手,我是极为看好的,到了拿到证书的那一天,应当回想那些曾经的帮助和激励自己进步的对手,并且报以由衷的感谢,陈开慧就是其中的一位。

     接下去的事情却是比较惨,食堂里已经没有菜了,老师学生吃完晚饭已经有一会了。如果有饭店的话,陈开慧出色的表现,我一定会让他饱食美味的。幸好的是饭还是有的,姨婆拿来了腐乳,辣椒酱,加点咸菜,我带头吃了起来,陈开慧与林沨也吃了,我心里非常难过。

     我认为老师管理学生,与停车场管理食堂管理是大不一样的。老师要学生收获的是未来,分阶段的去预期和考察,不像公共场所只求整洁与秩序。老师设立的规章制度应是帮助学生学习而不是限制学生学习,在我的围棋教育中,只要是学生合理的要求,都是尽量满足,我是浙江人,天生就带有务实主义的风格。

     老师要把学生的心灵结合在一起,这是一种可贵的联系。让学生们感受陈开慧的专注与执着,感受林子涛的循序渐进,感受卢泽豪的冲劲……让他们互相学习提高,一个人的优点变成所有人的优点,这就是最好的学校。

      后一次下棋,陈开慧是与我下的,我在帮韦振宇数子时,吃饭铃响了,陈开慧赶紧把棋子收起来,我生气的说:“下过的棋怎么可以不数呢。”他说:“吃饭时间到了。”再下一节课,直接去玩飞行棋去了,陈开慧是喜欢我的围棋课的,也是喜欢我的,我也激发出隐藏在他身上的优点,却在一点一点的消失,我感觉好失落。不过,原因还是在我身上,我应当让他看到我对他的信心,曾经经历过一定也会再度降临。

      有一次,有师资班的培训课,我闲着没事,也想帮点忙,就帮老师去代课。他们班读的书是《尚书》,我让他们齐声朗读,陈开慧不干了,他说;“第一段还没读完21遍。”我说:“他们都读第三段了,你也读第三段吧,第一段以后补上。”他说:“不行的,这样老师要骂的,必须按顺序。”我觉得他不够通融而好笑,由此而见陈开慧不是偷奸耍滑的人,按我们那里的话他太“认真”,按北方话他太“较真”, “认真”“较真”都有个“真”子,现在假性假意的人太多,真人才是可靠的,这也我喜欢他的理由。

     以我的经验,陈开慧长大以后是个很义气的人,也是个性情中人,在好的环境这是难得的人才,在不好的环境可能会不尽人意。

 


林子涛

      林子涛是左手写字的,我看起来总是很别扭,仿佛不像正经在写字,我们大多数人都是用惯右手,所以有此看法。在正式的比赛,下国际象棋可以用是可以用左手的,而下围棋则都是用右手,我也要求林子涛用右手下棋,心里担心他会有些不方便。(西方有许多的名人是左撇子,中国有哪些名人是左撇子我却很少知道,西方崇尚的“自由”实在不是有的视频上所说自私自利,而是在于对个体的尊重)

      林子涛虽然也学过围棋,但是,不会辨别死活形状,不会下完整盘棋,象没学的一样,我是这么认为的。他是最早懂得把棋下完的,进步也是很快的。林子涛在19路盘上下赢了李静怡,而且是第一次在19路盘上下棋,我兴奋不已,一则是对于林子涛而言,我发现了在围棋上他有着很好的天赋,可能是他惯于左手,右脑就比较发达,右脑则是掌管图形能力的,我从一开始的担心,此刻变成了羡慕,这个时代最伟大的棋手李昌镐也是左撇子;二者,李静怡终于有了对手了。

       如果我们都稍用心一点的话,让他去打比赛拿个业余2段3段,应该不成问题,这样的话,我也有个交代,于他来说也是多了一项才艺,有时也可迎客之用,林子涛说不想去打比赛,看来性情也较恬淡。

说到性情恬淡平和,举个例子,如果打乒乓球,卢泽豪插队来抢,碰上陈开慧,他会跟卢泽豪僵持个半天;碰上叶律清,他会说,“过了谁是我,过了谁是你,好了好了不跟你争,你上吧”;碰上林子涛,连象叶律清那样表白不会,会说,“是你了,我记得是我呀”然后又想打又不去抢。

       在多次与林子涛的讲话中,他还是懂得一些生活中的常识的,在食堂有二次他讲了话,因为食堂里是不让说话的,没有老师和工作人员听他的话,其实他的话是有点用的算是生活小常识吧。我发现这里的学生用洗衣服,有的在衣服打湿后,把洗衣粉直接撒到衣服上,然后在洗衣板进行搓洗,个别的把洗衣粉撒到干衣服搓揉,桃源村的村民也是这样,事实上,洗衣粉要浸泡一下,化工酶才能分解污渍,用最佳的浸泡时间不仅洗衣服更容易,也是最节省的,从大的方面说可以减少污染。所以,一个人掌握一些科学知识也是必要的,我认为林子涛本来就喜欢看书,科学的艺术的浏览一些大有裨益,圣贤的书是做人的根本是没错的,通识圣贤的书,又辅以科学知识和艺术的审美,那么人就有更高的价值判断力。

     林子涛在这给人印象有点懒。我们把不爱做家务的人称为“懒”,没有把不爱动脑子称为“懒”,不动脑子称为“少私寡欲”“恬静”,不知是否公允。实际上,每个人都有拖延症,世界上有谁敢称自己没有呢,老师不能通过学生发现自己的缺点,也是没把学生放在心上,这样缺少同理心,反之则能原谅学生解放自己。

      造物主不曾造无用的物,也不曾造完美无缺的人。我们的孩子不是完美的,但谁不想他们有个完美的人生呢,良好的品德与行为习惯是首位的。在能力兴趣培养方面,我倒认为要么避短要么扬长,如果天生就有好嗓子,做业余的歌唱家也不错。若从避短角度,林子涛可以克服不爱做家务习惯的;从扬长角度,王校长还是希望他有个一定的水平,好的教育都是希望孩子最大的有益于将来。林子涛有空时喜欢漫画,画的非常不错,我就觉得在图像能力,不管围棋还是绘画上都较上佳,不妨做些发展。《橘中秘》中说“次则多才多艺,寄心于中,极其所至,神巧出焉,亦足自树”。

 

卢泽豪

     卢泽豪来这书院是很幸运的,可能对于他的一生来讲是最幸运的,这里的种种有利条件像是给他量身定做的。

    如果一个孩子过小的离开父母而独立生活,可能会过于思念,这种留有缺陷的心理而影响他一辈子。卢泽豪来这的年龄似乎恰好,既能独立生活,年龄又小。

     在班级上,读经课里卢泽豪是第二小的,最小的谢颜兆很有朗诵的天赋。如此说来,就算他在读经课里进步最慢也不丢脸,事实上恰恰相反,他在读经课进步是很快的。

      卢泽豪爱好运动,爱拍篮球,乒乓球打得也不错。可能他在运动方面真的有天赋,我认为谢颜兆有朗诵的天赋,林子涛有图形方面的天赋,这也是我的一大发现。

       围棋方面怎么样呢,其中有一盘卢泽豪差点要赢林子涛,要知道林子涛是全班水平最高的。刚学时,卢泽豪的第一次下棋(确切的说是数气的训练)对上了韦振宇,他的理解能力不及韦振宇,所以我帮他吃了几个子。后来韦振宇好像吃了他十多个子时,他流出了眼泪,陆老师看到后安慰了一番,我则没有。我看到过太多的棋童哭过,他们一般进步都很大,可能是因为那痛心疾首的眼泪化作了动力。

      后来卢泽豪进步也超乎我想象,让我用一句话来评价卢泽豪,“精神力量来弥补才能的不足”,我的意思绝不是说卢泽豪没有才能,而是他的精神力量能使他的才能超水平的发挥。正是因为他差不多是最小的,他的精神力量无意得到了锻炼。加之,年龄小,心更纯,分心也小学东西也快。

      决定一个人的人生走向,往往不是大学,而是他童年的经历。一个人,一生的努力只不过是在整合他自己童年时代起就已形成的性格。世上没有偶然,所有的起始都已预兆了未来的方向。与其不厌其烦地督促孩子努力读书考个好大学,不如从小帮他形成健康的身心、独立的人格、乐观的性情、正向的思维和良好的习惯。


李菁,韦振宇

      其他学生都是单独的一篇,唯独李菁,韦振宇两人一篇,他们有许多的相同之处,还有他俩也常在一起,这样也挺好。

      李菁与韦振宇可以说在这里最为出色的两位,我同样报以很高的期望,也是一度最为失望的。韦振宇则扮演着悲情的挑战者,吃掉我3个棋子就算挑战成功时,韦振宇只能吃到2个棋子;9路盘要求活30个棋子,韦振宇3次活了29个;19路盘要求活90个棋子,他活了82个,已是最高纪录了。是不是韦振宇下的不好呢,恰恰相反他是下的最好的,其他学生对付轻松,对他每次都是看仔细后挑最狠的下,几次后面出了失误,也是他运气欠佳。有盘9路的棋,我劝韦振宇认输算了,韦振宇说:“我要坚持到最后!”我对他的精神大为赞赏。

      按理说,韦振宇要比除了林子涛之外的其他学生更快一些,其实没有。一开始李菁的亮点也不多,李菁是班长,当的还挺尽责的。在劳作期间,打扫卫生洗菜切菜锯树木甚至简单的修理电器其它用具都很在行,李菁是最能干的,而且也勤快。我一次看到陈开慧拿着一根皮管,上头接个小塑料瓶子,可以拧在水龙头上直接放水到水桶上,我问陈开慧谁做的,他说是李菁。虽说难度不大,足见李菁用心之巧。书院来师职班培训时,我去帮忙切菜,李菁不知要比我好多少倍,真感到惭愧。

     有一节课,在课中他俩说要去帮忙洗菜,我真是生气,几年前我在北京上课时还200元一节45分钟的课,现在的教学经验比以前多多了,若不是想让自己安静一下读些书,不会到这里来的,心也久久不能平静。

     难道围棋还没有洗菜好玩?仔细想想也对,这节课本来就是劳习课,没有学围棋的要去劳作的,作为班长班委也要带领一下,原来他俩一直心有旁骛,导致专注不足。姨婆也常夸他们懂事能干,姨婆是位一心为公阅历丰富又有爱心的人,深受师生的尊重。李菁韦振宇能跟姨婆做事也是好事,而且有些知识经验本身就来自于生活之中。

     不可否认的是,我的有些观点与书院并不十分吻合,对于“圣人”从何而来,书院可能认为“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所以,见圣人像就拜。我的观点,近于清朝章学诚说的:“学于圣人,斯为贤人;学于贤人,斯为君子;学于众人,斯为圣人。”我的才学不及其他老师长辈,但是也有值得他们学习的地方,例如下围棋,心也渐渐的平静下来。

     在我以往的教学中,认为下棋是老师给学生的礼物,老师创造出一个环境氛围,做出一榜样,让孩子感到放松,感到喜欢,自觉模仿,产生兴趣,然后才是老师陪着孩子们一起探索,一起学习。这样,孩子喜欢的是学习的感觉,思考的感觉;学习的乐趣,思考的乐趣;更重要的是,这一切,都是孩子主动的,内生的,而不是外加的。一只鸡蛋从内打开的是生命,从外打开的是食物。

      对于李菁,因为是班长对自己可能比较高,周围的巨大期待对孩子来说有可能成为激励也有可能成为负担,有次课,我对他说你是很能干的,你也要发现别的同学在许多的方面也是有优势,这么说是帮他卸下心中的包袱,让他轻装上阵。偶然一次机会我发现李菁不喜欢对抗的,乒乓球篮球都不喜欢,围棋课也爱做题,随着题目做多,对棋也趋熟,渐渐地爱上了下棋。

    在一节课,两人都向我挑战,居然全都用模仿棋,不知李菁哪来的灵感,韦振宇则是看了《棋魂》学习那个“坏蛋”,我费了好大劲总算没有让他们挑战成功。看到我那时的窘相,此后,他们屡屡向往挑战,对围棋的兴趣越来越浓。

     李菁韦振宇与我的私交最好。大约有个十来次,我到村码头那边游泳,我就带上他们,叫他们我万一有意外的话,帮我叫“救命”。我想这样的好山好水,不下去游泳的话,也枉自来了,他们也可在江边放松一下。

     他们为人都是非常不错,在处世上李菁比较质朴,也会担当;韦振宇比较圆通,讲话比较委婉,至少对我是这样的,以我的经验这与父母的职业有些关系。有次去游泳没叫上李菁,他好像很生气,看来李菁还是比较义气的。后来同样我叫韦振宇别去,他说:“他们虽然是大人,但是不知道哪家是开竹筏的,万一遇到事,不知去找谁,我是知道的。”请韦振宇的父母放心的是,以后韦振宇就职是不成问题的。以李菁的能干,不给人添麻烦,成人之美也是不成问题。那次爬山回来,韦振宇李菁怂恿我游过漓江,象我的粉丝一样,我虽动作死板但也好胜,就下水了。

      有时我感觉自己也是挺矛盾复杂的,既满怀热情又满怀伤感,既开明又固执,既悲天悯人又性情暴虐……。今天站在桃源村的码头,看到江水寒气腾腾,似乎不像我游过的漓江,我哪敢跳下去游,他们回家了,我心境不复,再也没心思游泳了,“逝者如斯夫”,滔滔江水带走了我的情我的爱。

    

       我来这的原意是一边读背《诗经》《孟子》《易经》《尚书》,一边教他们下围棋。意外的收获是看到这里的老师工作人员和学生是那样的勤快和多才多艺,姨婆,廖奶奶,陆老师,佟老师,小罗学长,覃阿姨,王校长还亲自带课,都让我钦佩不已,我实在太懒了,也太笨了,因为已经懒习惯了,我不应叫围棋老师,应叫最懒最笨老师。也是因为他们勤劳能干处世得当,心情也平和,而我平时又懒遇事又着急,脾气暴躁,爱得罪人,在这也得罪过不少人,现在我真诚地向他们致歉,在他们的潜移默化下,希望自己也能改变一些,“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这样前进的道路上少些障碍。

       除了卢泽豪,其他学生都走了,到了父母的身边,真为他们的幸福感到高兴,同时走的那晚我感到莫名的惆怅,心里也很失落,不禁泪流满面,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聚散皆是缘,离合总关情。在李菁韦振宇的成长中,我倾注过对他们的爱,不仅仅是他们,所有上过围棋课的学生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