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的景色

(发于《时代报告》2015.8)作者马继军

 

 

 

     2014年的11月,我随一位朋友去桂林。

    我的朋友是位国学老师,他是应桂林市一所学校的邀请前去讲传统文化课的。这个学校在桂林市区,名曰蓝田学校,是所私立小学。来到这里,便见学校门前除挂着“桂林市蓝田学校”的牌子外,还挂有“桂林孔子学院大成学校”、“香港孔子学院桂林分院”的牌子,学校老师见了我们更是满脸真诚的鞠躬行礼……正是这鲜明而浓重的传统文化,受到社会人士和学生家长的认可和喜欢,这个学校为此生源充足,成效喜人。校长名叫毛勇,四十多岁,中等身材,气质儒雅。他是一位教师,在教学实践中,他感到在现行的教育中融入更多的中华传统文化,才能培养出更优秀的学生。所以,他创办了这所学校。当我的朋友在这个学校完成了讲课任务后,毛校长却又不让我们离去,他说,他还创办了一个书院呢,让我们到那里去看看。

    他的书院名曰桃源书院,在阳朔。

   “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风光甲桂林。”桂林的山水秀美已使我感叹不已,而阳朔,对于我这个还没去过的中原人来说,更是充满了诱惑与想象。心想,此行不仅去看那里的书院,还要好好地品尝一下阳朔的美景了。

   毛勇校长亲自开车,我们向阳朔赶去。然而,当车顺着桂林至阳朔宽阔的公路行至大半里程的时候,却调头东拐,行在一条不太宽阔的乡间公路上。

   “不是去阳朔吗?”我不解的问。

   “我们的书院不在阳朔县城,是在这个县的杨堤乡。”毛校长性格稳重,话儿不多,但句句都显的很真诚,他好似感到我的失落和不悦,又说,“杨堤紧靠漓江,是桂林到阳朔观光最精彩的地方,江泽民就是从杨堤下岸游漓江的。”

    听毛校长这样一说,我对杨堤那个地方更加喜欢和向往了。

    汽车在青山绿野中行使了十多公里,杨堤到了。这是一个青竹做伴,绿树环抱,充满南国情味的乡村。然而,我还没有很好地品味这个乡村的模样,毛校长却又将车调头一拐,沿着一条更窄的水泥路向村外驶去。

   “书院不在杨堤吗?”我问。

   “在桃源呢,是杨堤乡下面的一个村子。离这里还有几公里的路程!”毛校长说。

    既然如此,我只好随着这个“向导”而行了。

    可是,当我们走了一段后,不得不停了下来。

    前面是一段绕山的路,一面是连绵起伏的群山,一面是碧水荡漾的漓江,这条路就在临江的那座山的一侧缠腰而过。此时,这路却因时间长久,车辆振动,大半踏入江中,汽车已无法通行。

   “去桃源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这条土路,还有一条就是从漓江坐船了。我们现在只有从这条路上过,可眼前只能步行了。”毛校长谦意地说。

    我们只好弃车前行,走到坍踏的路段,才看到这缠在山腰的道路踏的只剩下一米多宽,只有小三轮才能勉强通行,下面的路基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落入江中。走向前去,颇有几分胆战心惊,心中不禁暗叹,毛校长啊,这里的道路如此,你的桃源书园将会是何种模样?

    过了坍塌路面,道路复而宽阔,只是绝了车辆,全靠步行前进,虽觉身疲腿乏,但看两边山清水秀景色,心情倒也有几分轻松愉悦。走了一段,只见一辆三轮迎面而来,在我们面前停下,开车的师傅30来岁,憨厚地笑着让我们上车。

    这时我才知道,毛校长怕我们走的太累,就叫书园的三轮来接我们。

    坐车前行,有一小村渐现面前,楼房片片,绿树葱葱。虽为村子,但走上前去难见大路相通,只有窄窄的小经在房舍间弯曲绕行,窄的地方只能勉强走过三轮。这个村子何此模样?毛校长说,这里的居民原来都是祖祖辈辈打鱼为生,以河为路,以船为家,后来不再打鱼,上岸生活,所以立宅盖房都是随心所欲,根本不考虑街道的宽窄竖直了。这样也好,没有大街,少了街景的直白和喧闹,唯有小径,多了乡间的幽情与遐想。这个村子就是桃园村。

    走出村子,便见村南有一处院落,三层楼房的上面写着“童蒙养正、幼儿养心、少年养志、成人养德”的字体格外醒目。大门旁边挂着“桂林孔子学院桃源书院”的牌子,院内宽阔安静,种有菜园,枝叶正绿。楼房上传来孩子们诵读《弟子规》声音,铿锵有力,颇感亲切。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子满脸笑容地走上前来,向我们深深的鞠躬示礼,轻轻地说到:“老师好——”

    我好奇而感动地望着面前的这位女子,一付典型的南方女子的模样,个子不高,小巧玲珑,聪颖的脸上含着善良和真诚,给人的感觉是那样的亲和温馨。

    毛校长说,这女子就是他的妻子,现任桃源书院的院长。

    初来乍到,一种新鲜而亲切的情感不禁油然而生。举目环视,只见书院被一片片林园所包围,稠密的橘子满树红染,硕大的柚子压弯枝头,片片菜园,土地松软,竹杆搭架,枝叶在长。回头望着刚走过的村子,已被高高的竹林青影所遮映,偶尔露出房屋一隅,给人以无尽想象。书院东面的百米之外就是漓江了,沿着小径走至岸边,便见一河碧水,缓缓南流,游船南来北往,船上游人或站或坐,神情怡然,那一定是在陶醉品味着漓江美丽的风景吧!漓江水秀,而山也更美,几乎每座山峰都能给人一种美妙的感觉和想象,在这书院的后边,有一座山,峰头高昂,两翼伸展,犹如大鸟,雄飞而起。那挺拔的气势,巍峨的模样,使我久久相望,浮想翩翩,惊叹不已。

    这时,毛校长对我说,这里原来是一个学校,是一个台湾的企业家援建的。这个企业家相信风水,为建学校,他跑了很多地方,最后才选择到这里,你看,这学校背后的这座山,像不像个鲲鹏在振翅欲飞?

    我豁然开悟,啊,学校选在这里,真是风水宝地,气势不凡啊!

   “可是,这个学校建好后,因这里村庄不多,学生太少,学校不得不进行合并,学生们就到不远的乡里的学校学习去了。这个学校就停了下来。我就把它租下来,建起了这个书院,尽管是暂时的租赁,将来我一定会把它买下来,成为自己永久的书院。”毛校长自信地说。

    我在这个书院里住了下来,尽管只有几天时间,这里的一切却给我留下了难以忘却的记忆和印象。

    在这里,我看到学员尽管不多,四五十人的样子,但年龄却相差较大,大的五六十岁,小的只有五六岁。还有一些是广西师范学院的学生,他们是利用周六、周末的时间来这里参加短期学习班的。不少的孩子则来自全国的四面八方,他们被父母送来,像在校的学生一样在这里接受长期的教育。书院的教学除了院长外,还有几名年轻的老师。这里的教学理念和管理模式都是按古贤先哲的思想和智慧而安排进行的,从学生的起居作息、待人做事,言谈举止,方方面面都制定出严格而细致的章程和规定,使孩子们在这样的环境中自然的束约着自己,改变着自己,提升着自己。教学内容以传统文化为主,兼顾其他的文化课程。每天上午、下午的四节课程,早上、晚上的自由读习,使孩子们的学习紧张而有序。我的朋友在这里被安排讲了“百善孝为先”“为师之道”的课后,使学员们受益匪浅……

    在这里,我也同样受到了启迪与教育。一天晚上,我随着学员们参加了观看视频节目的课程: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子面对自己那疯了的妈妈和智障的爸爸而顶起家庭的天地,孝敬父母,笑对生活的大爱与坚强;那从世界各地摄取而来的骨瘦如柴,衣不遮体,需要救助,渴望温暖的眼睛与神情……那一幅幅动人心弦的画面,使学员们泪流满面,我也一次次擦试着不尽的泪水……

    在这里,学员们在学习之外,他们的课外生活也是颇有情趣,丰富多彩的。他们会在书院里或在漓江的河滩上打太极,做健美,尽情地做着他们喜爱做的事情。这天早上,天还没亮,我就被外面一片笑嚷声惊醒,起身一看,院中一片火光,原来是一群众孩子们在院里支个铁锅忙着做早饭蒸红薯呢,有的劈柴,有的加火,熊熊火光映着他们的身影,使我想到了野外的篝火,自然的风情……

    在这里,无论是孩子还是成人,都是那样亲如一家,和睦相处,彬彬有礼,充满虔诚,两人相见,都会满脸笑容,鞠躬行礼,一句“老师好”的轻轻地问候会使你感到对方的亲善和真诚……

    啊,吃饭的时候到了,学员们排着队伍,诵读着“感谢父母养育之恩……”的感恩词,相互友好而恭敬的盛饭,端饭,吃饭时是无语的,宁静的,没有大声喧哗,没有你吵我嚷,只是默默地分享着生活的味道,桌上没有掉饭,碗中没有剩饭,一顿饭吃的干干净净,米粒难见。在这里,我曾望着那些仅仅几岁的孩子吃饭的模样,他们家在外地,被父母送到这里,没有家人做伴,但他们的神情是那样的坦然安静。我问院长,孩子这么小,在这里不想父母吗?院长说,一群孩子在一起,都是这样,时间一长,他们就不想了。我又问家长把孩子送到这里,他们放心吗?院长说,不放心,他们把孩子送到这里干什么!而且,有的家长一年中只有在过春节时才把孩子接回家去。此时,我不由想到,如今在我们的小学乃至大学,不同程度的存在着追求分数,追逐名利,师德滑落,教育缺陷的现象,家长把孩子们送到这里也许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这里的环境是清新的,宁静的。白天,暖暖的空气含着漓江的风韵和林果的香郁沁人肺腑,舒适无比。夜晚,这里又是那样的静,田虫低鸣,江水吐声,唯有天懒,别无他音。这样的环境,如阵阵清风,吹去了诸多烦恼和忧情,似一池静水,把一片心田洗滤的分外地清净和轻松。回想往事,更清楚的知道了那些是,那些非,那些歪,那些正。无论是白天和黑夜,我都喜欢在漓江边上慢慢地散步,望着清澈碧透,平缓而去的漓江水,我想起了更多的河流,它们原来都是那样的宽阔和纯静,如今却是那样的窄小而浑浊,甚至干涸。我又想到另一条河流,这就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河流,我们的圣贤先哲们凭着他们的思想和智慧,创造出了丰富多彩,源远流长中华文化,她曾那样宽宏纯清地滋润着我们民族的驱体和灵魂,才使我们的民族生生不息,一路走来。然而,在不太遥远的那段历史岁月中,这条河却遭到了人为地隔阻和蹂躏,使我们的这条河流不再宽阔而纯清,使我们的这片田园不再丰饶而靓丽。由此,世风日下,乱象丛生,天空不再湛蓝,空气不再清新,高山不再峻拔,树林不再葳蕤……有资料说,中国近几十年来人为造成的资源缺失,需要千年的时间才能恢复,而有的却是万劫而不再复还。物象如此,那么,人的心灵呢……,又有资料说,中国的传统文化从慈禧太后封杀以来,造成200多年的中断和失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得到很好的恢复啊!

    于是,不少的华夏儿女感到了疼痛和危机。于是,他们不辱使命,奋发而起,为传承,弘扬中华传统文化而艰辛拼搏,奋发不息。当然,这里的毛勇夫妻更是如此。

    在书院里,毛勇夫妻一直都在繁忙着,我们很少在一起。直到快要离开的时候,我才和这对夫妇坐下交谈一下了。此时才知道这对夫妻原来相距是那么地远,毛勇是东北佳木斯市人,他的妻子是广西桂林人,一个大东北,一个大西南为何走在一起,是缘于他们原来都是文学青年,爱写诗歌,在北京鲁迅文学院学习时相识相爱。后来,毛勇就随着爱人来到广西成家立业。他们都是教师,共同的感悟,共同的追求,共同的对恢复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历史重任与责任担当,他们办了一所学校,又办了这样的一个书院。几年来,他们在这里举办了一期又一期的学习班,一批又一批的学员在这里受到了教育。这一切,全都是他们心甘情愿的奉献与付出。这对于一个经济不宽余的这对年轻夫妇来说,做到这些谈何容易。他们却无怨无悔,坚定执着,面对未来,又是那样地充满希望和自信。毛校长说,在不远的将来,他就把这个学校买下来,并扩大面积,建起更大更好的书院,准备用上六七十年的时间,把这个书院办好呢。

    望着这个书院,我想到了更多的书院,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嵩阳书院……这历经千年的书院培养了多少仁人志士,传承了多少中华文明?我为面前的这对夫妇而欣慰,为中国有更多的这样的书院而自豪。

   “你看,我们这里像不像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毛勇举目望着面前的景色,笑着说到。

    我也同样笑了。是的,这里没有宽阔公路上的车水马龙和难闻气息,没有森林般楼厦的雄伟壮丽与种种压郁,没有官场、职场、生意场上你争我斗,尔虞我诈,没有……

   “我们这里现在就缺少一片桃园了。”毛校长动情地说,“这里叫桃园村,这个村子过去是因为有一片桃园而命名的。不远的将来,我一定让这里再出现一片桃园,春风融融,桃花灼灼,再有这浓厚的传统文化的滋润和弘扬,那时,我们这里也许会成为名副其实的“桃花源”了。也不要嫌我们这里地处偏僻,交通不便,通往这里的公路正在改道建设,不过,我们这里永远就是一个世外桃源,我不仅在这里办书院,还准备办养老院,让孩子们在这里安静学习,让老人们在这里安度晚年……

    听着毛校长的讲述,不由想起《桃花源记》中的“不知汉代,无论魏晋。”作为外来的我,此时,我真的不知道未来那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该怎样的孕育滋养这片安详宁静的土地了。

    就要离开桃园书院了。还是那辆三轮送我们而去,望着群山怀抱,漓江相拥的这片土地,这个书院,我感慨万千!

    过了那段坍塌的窄道,便见几天前停放在那里的汽车仍是安然无恙,更是感到这里的环境纯静,民风质朴。

    坐车前行,又想到《桃花源记》中的那句“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这文中的描写此时竟与我的感觉如出一辙。便想着赶快走出去,把这里的景色告诉更多的人,不用“处处记志。”我想前来的人们不会“寻向所志,逐迷,不复得路”的,因为这里是一条宽阔明亮的大道,这里有一片灿烂靓丽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