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孔教学院国学教育委员会主席
                 中华义理经典教育工程组委会主任  陈杰思
   
   有鉴于现有国学经典教育存在的诸多问题,本人主张,中华义理经典教育应当推动中国的道德教育、价值教育、精神教育实现如下十二个方面的转变。
   
   一、从支离破碎到系统完整
   许多机构传播的只是国学的一些片断:只读《三字经》和《弟子规》,而不读四书五经;或者只读四书而不读五经;或者只读四书五经而不汉代以后经典。儒学包括孔子之前的文献,也包括孔子之后的文献,而许多地方只读先秦时代的文献。国学是一个博大精深的体系,包括经史子集,但许多地方只重视经,而不重视史子集。为了克服以上问题,我设立仁、义、礼、智、信、忠、孝、廉、毅、和十大主题,每一主题之下又形成十多个条目,合称为“十纲百目”。这就使国学传播有了相对系列完整的内容。其内容包括了四书五经,也包括至清代的历代经典。不但有经学,还有史、子、集内容。
   
   二、从良莠不分到弘扬精华
   儒学是庞杂的体系,孔子思想没有糟粕,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儒家都没有糟粕,也不意味着所有的儒家典籍中的所有话语至今还有诵读的价值。过去用某些人的政治标准去区分精华与糟粕是不对的,但并不能说今天我们就可以不去区分精华与糟粕、有用与无用。如果不能正确地吸取精华,就会使国学普及工作的价值降低。中华义理经典教育选取经典语句坚持两个原则:精华与有用,对糟粕与无用之语采取置之不理的处理方式。其实,在我们当代被视为糟粕的东西,在古代可能是正确的,某些糟粕现象的出现,是运用中的问题而不是经典本身的问题。其实五经里有许多内容是现代社会已不存在的事物、现象、制度、风俗等,只对研究者有价值,而对一般民众无价值。与自己的素质提高与发展方向相关的知识才是有价值的知识。
   
   三、从知行分离到知行合一
   国学是修身之学,国学的普及工作必须将国学经典内化于心、见之于行、置之于事、体之于物,而不是仅仅诵读几部经典。王财贵先生倡导的“小朋友,跟我读”经典教育模式,在各地影响巨大。我经过多年的实践,提出经典教育的八项原则:诚敬、理解、体悟、集萃、诵记、涵养、信仰、力行,就是力图促进经典教育从知行分离走向知行合一。中华义理经典教育提供的大量事例,就是历代圣贤英烈用自己的生命践行义理,体现“知行合一”。设置“力行作业”一栏,在于引导学习者将经典用之于修身,用之于生活与工作中。
   
   四、从民间教育到全民教化
   国学普及利国利民,政府已充分注意到国学的价值。国学教育应当同时存在民间教育与体制教育两大渠道。依靠民间的力量传播国学,还在着资金短缺、场地缺乏、持续性差、稳定性差等难题,故国学以自身的体系进入正规教育之中,成为各级各类学校学习和考试的内容,是国学普及工作推动的一个重要目标。《中华诵 经典义理教程》作为教育部课题实验教材,将传统教育与现代教育结合起来,引入现代教育学、心理学的观念,参照正规课程的标准与体例进行编写,进行了一个初步的尝试。
   
   五、从间断浅显到持续深入
   有的家长在家让孩子读经,也是象征性地给孩子读《三字经》、《弟子规》之类的蒙学读物,而不是以此为阶梯进入更高层次的学习。在民间书院和私塾等机构学习的儿童,在一段时间的学习之后转向正规学校,经典学习过程通常就中断了。某些学校缺乏使命感,为了赶时髦,将国学经典的教育形式化,或者是作秀,或者是用国学文化点缀校园,并没有将经典教育作为一个持久的系统工程来展开。《中华诵 经典义理教程》设计了五年的教学周期,确保经典教育持续深入。我们知道,低俗、媚俗、庸俗的文化对人的影响持续一生,甚至在婴儿未出生之前就产生影响。如果圣贤经典文化对人的影响是间断浅显的,就无法抵制三俗文化的消极影响。 所以,我们要用圣贤经典持续深入地作用于人,才有希望将人从三俗文化中拯救出来。
   
   六、从儿童读经到全民读经
   儿童读经是儒学普及的起始价段,但是,不能总是停在此阶段。经典教育是终身教育,儿童长大之后应当接受更加系统的经典教育,就需要适合有青少年和成长的经典教育模式。中华义理经典教育模式适用于各年龄阶段。经典不仅仅对儿童的成长有价值,而且也可以让成年人重塑价值观、道德观、人生观。由于许多儿童的经典教育不能持续数年,由于家长及老师不能积极配合与引导,由于生活环境与经典存在的巨大差异,许多读经的儿童长大之后出现退转,与不读经的人差别不大。自1912年蔡元培总长宣布废除读经,至今已有百年,中国四代人都缺乏经典教育的浸润,所以,我们倡导经典教育要长幼同修。一家之中,三代、四代共同修学经典,一校之内,学生、老师、教育管理者同修经典,以收教学相长之效。在企业管理者和员工中,在公务员队伍中,也需要大力推行经典教育。
   
   七、从脱离生活到改良生活
   在废除了经典教育之后,中国的道德教育主要采取生活教育、理论教育、政治教育相结合的模式,缺乏经典教育的升华。我们主张,经典教育应当同生活教育相结合,传统教育与现代教育相结合。中华义理经典教育列举了现实生活中发生的真实事例,以此印证经典义理,引导学习者运用经典面对社会现实,进行思考、讨论与分享,在事事物物上磨练,从而产生修身与运用之效。
   
   八、从杂乱无章到纲目有序
   现阶段的国学教育,由于教材体系的混乱,由于过度依赖于经典原本,使学习者获得的国学文化是杂乱无章的。在中华义理经典教育中,我们设立十大主题,每个主题之下又设十多个目,如此建立的结构,可以为国学经典中的每一经典语句找到安放的恰当位置,也可以使经典事例找到相应的位置。在某一条目之下,经典语句、经典事例、义理阐释、思考讨论、践行聚集成一个有机的整体,互证互释,以整体的方式而不是以零散的方式入心入脑,主题鲜明,结构合理,逻辑清晰。
   
   九、从单纯读经到四治并举
   四治是指由政治、法治、德治、文治构成的社会治理系统。在国家、企业、家庭、学校中都可以建立四治系统。
   政治:为政以德,政统体现道统,有正确的政治理念,有现代公民的政治素养。本课程坚持正确的政治原则。
   法治:建设法律体系和规章制度,校园和企业中规章 制度的建设有利于促进道德水平提高。人人遵从法律、制度,而不是用法律作为手段去治理他人。
   德治:推行道德教化,通过圣贤文化重建道德法则,人人遵从道德法则,不是以道德词语作为手段去治理别人。
   文治:弘扬中华优秀文化,提高国人文化教养,以国学为基本元素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
   按国家相关政策,学校不允许进行宗教教育,故本教程回避宗教问题。为避免经典教育走向学院化、抽象化、知识化,将经典义理转变为信仰,我们主张在学校教育中以礼教代替宗教,以教化之教替代神道之教。
   
   从抽象空洞到具体充实
    道德教育不同于知识教育,绝对不能抽象空洞。要做到具体充实,必须做到:
   1、由“高标准,严要求”的模式转向“重基础,多层次”的模式。用恰当的道德标准来要求一般民众。     
   2、采用“由近及远”、“由下至上”的循序渐进的模式。
   3、避免“假大空”。 教程不是抽象地论证十大义理,而是在每一主题之下,都有具体充实的内容:细分为十多个目,每个目下有大量的经典语句、经典事例,有具体细微的义理阐释,有面对各种具体问题的思考讨论,有在各种具体境遇中的行为指引。
   4、弘扬国粹:经典义理体现于国学文化的事事物物之中,注重“道”与“技”、“术”、“艺”的结合。义理体现于古典诗文、国画、书法、戏曲、民歌、民族音乐、民族舞蹈、民族工艺、围棋、园林建筑等方面。每一位修学国学者,应当选择其中一门,作为悟道之阶梯。
 
   十一、从单一典范到圣贤英烈
   此前树立的道德榜样多为英雄和劳模。英雄多为军人,适应革命战争时代,在和平建设时期可以作为一个榜样类别,放在“毅”主题之下的“正义之勇”条目中。劳模是计划经济时代树立的劳动榜样,可以放在“毅”主题之下的“自强不息”条目中。与十大主题教育相对应,选取十位圣贤作典范分别代表不同主题。在推广教材时,建议在校园中张贴历代圣贤的画像,以书法字体书写的经典语句(最好不用草书),动员学生搜集历代圣贤的故事并以演讲的方式表现出来。
   
   十二、从无道无根到有道有根
   1、任何时代的道德必须建立在传统道德之上
   道德根本没有新旧之分,任何时代的人的道德观,都是在传统道德的基础上,适应时代的需要而稍加调整而形成的。抛弃传统道德,道德教育就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末。摧毁旧道德,也就是摧毁了传统道德,制造了道德荒漠,在这片荒漠之上,新道德永远不可能建立起来。孙中山先生主张:“我们现在要恢复民族的地位,除了大家联合起来做成一个国族团体外,就要把固有的旧道德先恢复起来。”这种远见卓识,是新文化动的领导者所没有的。
   2、道德应当建立在中华道统之上
     “道德”,是指“道”得之于己。“道”则是靠国学而传承的,如果国学不兴,此“道”不存,则道德沦丧了。因此,现阶段中国的道德教育之所以不见成效,就是没有通过国学传“道”,“道”已不存,“德”从何来?孔孟之道即“伦常日用之道”,离开儒家文化,就无法重建中华传统道德。孔子学说就是中华民族道德观的集中体现。抛弃孔子思想,也就是毁灭中华传统道德。
   
                                      西元2012年10月20日初稿